芮彤Amanda

《烟袋斜街10号》的一点小感想

        昨天去了烟袋斜街,勾起了对这部小说的回忆,仔细找了找,在烟袋斜街,真的没有10号,但也许在另一个时空,有一个梁泽和他的杭航吧。晚上先把广播剧听了一遍,没过瘾,今天又在动车上把文撸了一遍。看下面这段的时候,耳机里应景的响起了《Need you now》,瞬间虐的肝儿疼😖,也是在这个时候,才体会出文字的美来,那种仿佛是电视剧里常有的回放画面,文字,也可以有同样的效果…

“很多跟梁泽的记忆浮现眼前,他总是笑眯眯的喊着帅哥,他总是傻乐着说一声哈罗,他说帅哥我是你爱的使者,他说哎呀帅哥可怎么办啊你快帮帮我,他说帅哥我想你,他说帅哥你说我怎么这么帅,他说帅哥我爱你,他说……对不起。”

    最近拿老爸的相机练手,果然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好东西就是不一样。

镜花水月11-12 完结(PINTO 派派性转 有授权)

终于搬完家了,入住新居就是爽啊。为了庆祝,今天镜花水月全部完结了 @慕夜 。谢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小天使们。因为本人水平有限,好多地方翻译的不是很准确,如果让各位小天使困惑了,就用Pinto两人的爱化解吧。好了,上文咯!


剩下的时间,他俩在昏睡、依偎和做爱中度过。睡觉的时候更多些,因为说真的,美妙的性事是非常疲惫的,而Zach的口活儿,在Chris有限的性经历里,是专家级的。当然,Chris现在可以给自己鼓鼓掌了,因为他确实是一位天才指导师。当他俩在晚上进行第四次“磋商”时,Chris和他分享过这个观点,Zach尽管看起来想要争辩,但却尊重Chris采取更多的控制手段,所以他仅仅是挑了挑眉毛,就回到“正事”上了。

“只让你跟男人做,太浪费了,”在Zach再次把他送上高潮后,Chris气喘吁吁地说道。 

“可能都一样,如果这就是高潮的样子。”【译者语:原文:if this is the shape of things to come, come既有未来将至的意思,也有高潮的意思。The shape of things to come, 是一部出版于1933年的科幻小说,译者没读过,估计只有熟悉西方文学作品的人,才能理解这个梗吧。】

“我应该因为这个双关语谋杀你。”

“但你不会的。”

“对,当然不会。不然性爱世界的损失就大了。”

Zach故意在他大腿内侧重重地咬了一口,Chris喘息道,

 “绝对TMD是。”

“起来,对着我的脸,再说一遍。”

Zach给了Chris一个火辣到窒息的亲吻。当Chris好不容易找回呼吸后,他沉默了。

 “你在想什么?” Zach深情款款地问道。

“如果这真就是未来的样子(What if this is the shape of things to come)?我是说,如果我永远都是女人的样子,怎么办?”

“也许某些科学家会写出一篇非常有趣的论文。”

“Zach. 我是认真的。”

“好吧,我想,如果你永远都是女人,那你就是女人。咱俩不得不向许多人解释很多事,编剧必须重写女版的Kirk。 这么伟大的星际迷航,肯定能写出一个非常合理的情节把Kirk变成女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奇怪的情节,比如某个糟糕的娱乐节目里演的那样。所以你还是能保住工作的。”

“那如何保住我的男朋友呢?”

“什么,你还想踹了我?哦,这样你就能勾搭健身房里的女孩啦?” Zach咧嘴笑着,而Chris脸红了,他有些后悔告诉Zach那个故事了。 

“不,但是…Zach,你是同性恋,不是吗?也许这会让你成不了同性恋。”

“贴标签这种行为,本身就让事情复杂起来, Christopher, 性别和性向并没有实质的关联。” Zach语调真挚,这提醒了Chris,好多人直到上了大学,才认清了自己的性别和性向。 “说真的?我不知道这些如何影响了我,即使想破脑袋也不会有答案。此时此刻,我只想说我是你的男朋友,我们会共渡难关。目前为止,我可是对你性趣满满。”

“你不会离开我?”

“没这个打算。把烦恼放一边,甜心儿。” Zach亲吻Chris的额头,把他拉入怀中,但Chris瑟缩了一下。 

“怎么了?”

“你能别那么叫我吗?”

“什么, ‘甜心儿’? 为什么不?”

“不好的联想。”

“好吧,随你喜欢。蜜罐儿。”

Chris可以听见Zach的傻笑,但他拒绝抬头看他。

 “谢谢你,大傻瓜。”

 

---

 

第二天清早,Chris醒来,跌跌撞撞地朝浴室走去,期间差点被自己的脚绊倒。TMD,我的腿怎么这么长了?他困惑了好一会儿,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头重脚轻,上半身好像少了点什么。他几乎不敢奢望这是真的,所以他快速又小心翼翼地跑进浴室。果然,他变回来了,这让他高兴地直跳。

 “Zach! Zach, 我变回来了,变回来了。”

“什…..?” 一个迷迷糊糊地声音回应道。

“Zach, 我是男人了!我的老二回来了!你再也不必担心自己是不是同性恋了!”

“Chris, 能别大喊大叫吗?时间太早了。”

“不行.” Chris跑回卧室,将自己的男性荣光赤裸裸地展露在Zach面前,一边甩动着,一边兴高采烈地眯眼瞧着Zach。

“很伟大,很杰出,很惊人。现在,你能闭上嘴让我睡一会儿吗?”

“为了将来我的老二能给你更大的回报,来检查一下它功能是否正常,不比睡觉强吗?”

“Chris. 太早了。我很高兴你的老二回来了。但是我需要时间清醒,而且我的大脑还在适应你消失的那部分。所以,你能花几分钟去给我煮些咖啡吗?”

Chris皱着眉头,但这丝毫影响不了Zach,所以他赤条条地走进厨房,给咖啡壶灌水。哦,第二件恢复正常的事在他弄咖啡时发生了。 

“水也来了。” 他朝着Zach的方向喊道,引起后者咕哝一样的抱怨声。Chris也没心情去纠缠Zach了,他在煮咖啡时依然兴高采烈,所以他把扔在柜中的手机拿了出来,手机“愤怒”地闪了几下,蹦进来好几个未接来电和短信,统统来自Zach。 

“Hey, 你昨天真的打给我了,”他自言自语,并不打算让Zach听到。 Zach走进厨房,身上穿的睡裤已经搁在Chris家好几个礼拜了。这使得一股温暖的火焰在Chris心中绽放。

“是啊,你这笨蛋,我说过我打了。”

“但昨天我打开手机时,什么也没有。”

“那是因为你这件老古董手机,需要三年才能正常启动。我早就告诉你要买一部新手机了。”

“Oh.” Chris思考了一会儿。“对不起,我猜我无缘无故就朝你发了火。”

“我猜也是。” Zach看上去并不沮丧,反而他终于能够接受Chris裸着的事实,一个大大的笑容绽放开来。 

“别老盯着我,” Chris一本正经地说。

“不行,” Zach说着走上前,将Chris抱紧。 “你太美了。我喜欢女人的你,也爱男人的你。”

“不为我消失的胸部遗憾吗?”

“别说这个。还是让我欢迎一下你失而复得的老二吧。”

“那你想回床上,给它来一个正式地问候吗?”

“当然。” Zach热情地说道,伸手牵住Chris。 

“好的,但那之后,你最好躺在床上,好好告诉我怎么给你来一发最棒的口活儿。”

“Mr Pine,这是我的荣幸。”

 


彩蛋【译者语:我觉得彩蛋的内容还是解释了许多问题。】


亲爱的 Mr Pine,

我们为本周的供水中断深表歉意。这次意外的原因是附近一家药业公司的事故导致的。我们诚挚地希望未给您造成任何不便,即使这种不便是多么不寻常、短暂或者轻微。很遗憾,我们无法就此事进一步讨论,但为您的理解感激不已。

衷心的感谢您选择美国水业。


真诚地,

美国水业洛杉矶分公司


镜花水月10(PINTO 派派性转 有授权)长长的一章啊

译者语:这一章真是要了老命啊,虽然本人是小huang文爱好者,但翻译出来还是很困难的。各位小天使们,Enjoy!要是能给个❤就更好了。


Zach? 你在这儿干嘛?”

“哦,谢天谢地你没事。你一直没接我电话,我很担心就跑过来看看,可你竟然不在家…” Zach看上去很慌乱,Chris从未见过这样的他。

“嘿,我没事,冷静点。”

“冷静?”

“你说你需要空间冷静,我给了。那时我以为你会打给我。”

“我确实打过,混蛋。我打了八九次,短信也发了6条,但你都没回。”

“什么?我早上才检查过手机,什么也没有。”

“好吧,我发誓,我打过。你没接,我就过来了。你去哪儿了?”

“我去了健身房…本想洗个澡,但停水了。” Chris突然意识到在外面说话不太好。 “想进去吗?”

“嗯, 当然。” Chris因为Zach的焦虑而不安。他还从未见过完美无瑕的Zach这么失态过,一副无所适从的模样。 

“咱们谈谈吧,”他说着打开门,同时惊讶于自己平稳而权威的嗓音。估计是刚刚吼过那些小混混的余威吧。

 “嗯, 好的。” Zach温顺地回答。Chris拉着他的手,领他进了走廊。 

一到客厅,Chris拥着Zach坐到沙发上,自己反而站着。不知怎的,这样的身高优势让Chris感觉不错。

 “Chris, 很抱歉,昨天我…” Zach刚一开口,Chris就打断了他。

“我先说,你先听。” Chris安抚他。虽然很惊讶,但Zach闭了嘴。

“好吧,我想清楚了一些事,大部分是刚刚想清楚的。” 他停顿了一下,组织好语言,继续说道。 “所以,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真的在一起,对吧?我是说,我们曾经是朋友,后来变成了现在的关系,但我们始终都没有明确这种关系。Zach, 你是我第一个男朋友,而你是老手了,你一直在掌控这段关系的走向,我很怕让你失望。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在性事上很生涩,害怕一个弄不好,你就要弃我而去,然后,我就试着…你知道的,真的很紧张。因为我TM一点经验也没有。”

他再次停顿,就好像亲爱的Zach会打断他,相反的是,Zach没有打断。

“刚才我想明白了…Zach, 在这段关系里,你一直掌握控制权,不仅要知道每一件事,而且要控制每一件事。你不时地提醒我是多么青涩,当我做不好的时候,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孩子。现在,你成了以前毫无经验的我,你接受不了,但试着掌控一切。当你意识到自己无法掌控时,你跑了。今天你过来,只是因为你无法忍受不能掌握我的行踪。要不然你为什么认为我不想和你说话?”

“那是因为一直是你先找我说话。”

“是的,我确实是,Zach,我疯了一样喜欢你。但总是我给你打电话,总是我去你家,总是我…”

“因为我要照顾小狗,我以为你不介意去我那儿。”

“是的,我不介意…但这不是问题所在,Zach.”

他们相互凝视了一会儿,Zach开了口, “那么,到我说了?”

Chris点点头。 Zach站了起来,在说话前踱了几步。

“我最近也思考了很多,” 他慢慢地说, “好吧,我同意你的话,我的确是个控制狂,很抱歉,我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控制行为。只是…Chris, 我也疯狂地爱着你,我知道你对性事很紧张,我也试着让你放松。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改变主意离开我,发现你讨厌做爱时,我害怕极了,这使得我经常鼓励你,但我猜…我猜我只表现出高人一等了?然后你变成了女人,我不知如何取悦你。”

“但你依然是个控制狂。”

“是的,我就是个会动的生殖器,但是Chris, 你要学着自己去争取想要的一切。我之所以能控制是因为你纵容我。我确实很自私,真的对不起。”

“当你意识到自己无法成为,好吧,成为性爱之神,接着,Zachary Quinto,你跑了?”

“我太尴尬了,” Zach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对我来说太可怕了。”

“嗯, 之前我是挺丢人的,你对我一点也不好。我真的很想高潮,但就是不行。” Chris吸了口气, “那么,我想我要的就是多掌控一下局面?”

“对,Chris, 其实我并不擅长性事。也不是什么性爱之神。我只是了解自己的身体,知道如何舒服,我也想了解你的,让你也舒服。但我一直都没做好。”

“好吧,我猜咱俩都没做好。”

Zach停在Chris面前,久久地抱着他,大概站了几分钟,Chris很高兴他俩再次有身体接触了。似乎所有的抵触烟消云散,他紧紧地抓住了Zach。 

“你知道吧,你可以和我谈谈性事的。我不期望你无所不知。” Zach轻柔地说道。

“我觉得自己蠢透了,无知还不发问。”

“好吧,并没有很蠢。要知道,没什么比问一个人如何能让他舒服更火辣的了。”

“好吧,好吧,我会问的。”

 “非常好,” Zach松开他,俩人安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Zach问道:

“嘿,想试试吗?”

“什么?”

“试不试?给我点指引?我觉得在理论上咱们已经有进展了,但还是缺乏实际操作。”

“你想再试一次?”

“是的,我想。这是我欠你的。而且新身体嘛,不要浪费。如此一来,我就能更理解你的感受了。”

Chris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真的?真的?你真的想?”

“真的。但你得帮帮我。告诉我你的感受,确保你很舒服。因为我真的没有经验。”

“这太棒了。嗯…我们相互照应,好吗?我是说,我在这具身体上也没有完整的经验。所以咱俩都是处子啦。额,昨天除外,所以忘了吧。”

“你知道不,你正在向我推销自己。”

Chris一句话也说不出。 在他反应过来前,只感到一股兴奋和紧张从脚尖直窜到大脑。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30336/chapters/24142128

镜花水月9(PINTO 派派性转 有授权)

大家凑合看,我得学学英语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Chris陷入了沉思,感到既不安又迷茫,因为那个漂亮女人惊醒了他,这种自讨没趣的羞耻感可能让他余生都不想和姑娘们调情了。过了很久他才意识到附近有人在吹口哨,原来是街对面的小混混发出的。他懒得搭理他们,径直走下去。

“嘿,甜妞儿!”

男人都很荒谬, Chris想到。他加快脚步,希望能马上远离这伙儿人的注视。他从来都不喜欢别人注视自己,尤其是这幅新身体。

“嘿,甜心儿,我跟你说话呢!”

“嘿,甜心儿!”

操TM的甜心儿。今天他已经听过许多次了。不知何故,从Zach嘴里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尤其是两天前他说的时候– 真的仅仅是两天前吗? –虽然也很恼人,但却是另一种可爱。完全不是现在这种咄咄逼人、让人气恼的语气。忽然间,这几天的挫败一下子击溃了他,让他怒不可遏。 

“Hey! 就你, 你,操你的甜心儿,滚!” 他大喊道,尽可能把怒气发泄进这几句话里。在那天早上感受到的疯狂眩晕再次涌进Chris的身体里,他高昂着头向家走去,让街对面的小混混们目瞪口呆。该死的。他是这样无助,盼望有人能听他说话… 当他回到家时,差点被Zach绊倒,后者正坐在马路边上焦急地张望着。


镜花水月8(PINTO 派派性转 有授权)

  小天使们,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但是我想月底更完的宏愿可能实现不了了。周末我有一个生日要过,可能要拖进度了。真是过一个,老一岁啊。  



    等他醒来,完全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脖子僵硬,文胸勒得他喘不过气,再加上睡觉时忘记取下的眼镜, “Fuck,” 他喘了口气,伸手解开文胸,大大松了口气。虽然胸部垂了下来,但这样呼吸顺畅了。他看了眼墙上的钟,原来已经不知不觉地睡了18个小时,这意味着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他先花了点时间回想起自己在沙发上做了什么,然后记起和Zach之间发生的事,同时意识到自己没变回来。

    过去的经验告诉Chris,淋浴是让他头脑清醒的最好办法之一,所以他就这样做了,同时他也想好好梳个头发。他走进浴室,打开热水器,脱光自己等着水热起来。他赤裸着踏进淋浴间打开喷头,可他马上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没有水。真奇怪,他再次关闭喷头并打开,还是什么都没有。有问题!他围上浴巾,走进厨房,试着敲了敲水槽下方的水管,还是没水。恩,以前没发生过这事儿,这让他很无措。尽管他曾经做过点园艺,但在家庭维修领域一点也不擅长。通常他都会打电话向父亲求助,但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很难向父亲解释目前的情况:我现在可是个妹子的声音。更别提让父亲亲自过来帮忙了。哎,变成女人真是太不方便了。如果他向邻居求助,那他势必要解释自己是谁,为什么在Chris Pine的家里,这会引起一系列问题。综上所想,他决定先给自来水公司打个电话。

    这么做意味着他必须把手机从袜柜里掏出来,几秒种后,手机开机了。然后他发现,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短信。自然,他的心沉了下去,紧接着他摇摇头,调出自来水公司的号码。他按下拨出键,一阵轻快的铃声响起,兴致勃勃地说您的来电对我们非常重要,但目前话务繁忙,请耐心等待。Chris等了很久,久到要失去耐心了,但这首用风琴和排箫演奏的百老汇音乐剧曲目却相当持久。他只好在屋里踱来踱去,随着《吉屋出租》里的Out Tonight一起哼唱。直到有人应答。 

“Hello, 美利坚水业?”

“You wanna prowl, be my night…, oh, 抱歉!你好。”【译者语:听了原曲,一直重复着‘今晚带我出去,带我出去···’】

电话的另一端明显地停顿了几秒,然后那男人笑着说, “有什么能帮你吗,女士?”

“Um, 是的。” 虽然被称为女士让Chris当机了,但他很快清醒了, “我的水管好像坏了。浴室里的坏了,厨房里的也是。我打开水龙头,但没有水。”

“好吧,你注意到哪里漏水吗?”

“没有.”

“你最近有因为什么而把水管关闭吗,或者有其他人关闭过,比如你丈夫或者父亲?”

丈夫?父亲? “没。”

“确定吗,honey? 你可能连阀门在哪儿都不知道,是不是?” 那男人不可一世的语调让Chris瞬间火起,但很奇怪的是,他觉得体内不由地升起一种脆弱感,尽管对方不在他眼前。

“Um, 实际上我知道。就在水槽下面,我见过许多次。”那男人的假设让他很恼火,他必须为自己辩护。“水管这种东西,我安装过好几次了。而且,非常了解。” Shit.闭嘴,Pine.

“我猜也是,sweetheart,”那男人轻佻地说道,但语气里透露出我可一点也不信. “既然你这么确信供水装置是开的,那么···哦,等一下,能说一下你的地址吗?”

虽然生气,但Chris还是报上自己的地址,他听到男人敲击键盘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说道, “Oh, 银湖区,对吗?”

“对”

“哦,很抱歉,那个区域因为水源问题,我们不得不暂时关闭了总阀门。”

“什么?什么问题?”

“不用担心。我们仅仅是关闭一会儿,这只是个预防措施, sweetheart.” 不担心你个鬼, Chris心里说道。他真的被惹恼了。这种被陌生男子电话调情的恶心程度,比吞了100只蜜蜂还恶心。

 “好,非常感谢,老兄,” 他说道,语气里尽量塞满嘲讽。“什么时候能恢复?”

“抱歉,如果有新的情况会尽快通知你。同时,你也可以去朋友那儿洗澡。这事儿估计要一两天。”

“Ok.谢谢。.”

    他挂断电话,把手机扔在一边,然后深呼吸了几次,总算祛除了刚才那家伙带来的怒气。他考虑了一下:他没了水可不行,从昨天早上起,他就没洗澡,那时他和Zach还在一块儿裸身出汗呢。现在他觉得自己快馊了。还有,他需要和Zach谈谈。不论他俩会发生什么,他们都需要说清楚,或许现在缓冲的时间已经足够了,他俩可以非常理智地应对这件事了。

    为什么他不打给我?他无法抑制地想到,觉得心都沉下去了。他开始回想过去,总是自己主动打给Zach,而Zach主动打的次数寥寥无几,这让他气不打一处来。他以前有个女朋友,也是抱怨自己不给她打电话,那时他觉得女友的行为莫名其妙。现在他懂了。男人都是属鸡巴的,他生气地想到。为什么他们总是精虫上脑?他们,还是我们?我又算哪儿边的?他突然赌气地想等等看,看Zach到底能挺多久才来找他。让男人的鸡巴滚蛋吧!让Zach自己来找他(我才不要去找他哩)。 原来换个身体还是很容易做决定的【译者语:可能是男性时的Chris还会主动去找Zach,女性的Chris就由着性子来。】我觉得自己都不像自己了,他自暴自弃地想到。忽然,他非常想出去走走。

    他决定到健身房洗个澡【译者语:这事儿我也干过,不锻炼,纯粹去洗澡。】,走几个街区就到了。他把毛巾和一些洗漱用品装进健身包里,穿上新衣服。虽然很讨厌,但他不得不穿文胸。背好包,他走进一片阳光中。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真是棒极了。昨天他一个人郁闷太久了,出来转转果然心情好了不少。今天他还打算做做园艺。他一边走一边沉迷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以至于他都到了健身房门口,还没拿出门卡。

    由于惯性,他走进了男更衣区的通道,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改变方向。幸运的是没人注意到这一点。很快,他就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脱掉衣服扔进柜子里。他展开毛巾紧紧地裹在身上,满怀感激地走进淋浴区。

    当Chris 冲掉身上的泡沫时,他的确清醒的很多,这是他在家时就渴望得到的。他把头发洗的很干净,香波被充分地按摩到了头皮,又挤了很多护发素保养头发。这次他不想摸自己;相反地,他只是站在喷头下,享受水流带来的温暖,直到他意识到这是个公共浴池,也许还有别的人在等着洗澡。确实,当他关上水龙头从隔间出来时,他看到外面站着一排脸色不善的女人。

    “抱歉,”他咕哝着,低着头拖着脚走回储物柜。当他穿到一半时,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虽然姗姗来迟,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特权就在眼前。这个特权是他还是个少年时,不,实诚地说,现在也是,情愿出卖灵魂也想得到的。现在他得到了,站在一间女更衣室的中央,被好几个风姿绰约的半裸女人包围着,其中几位他以前还偷偷目测过身材。他装作专心擦脚的样子,实际上正做着一个流氓想做的事,但看一眼又没伤害到谁…  

    他环视四周,眼睛落在一位他经常见到的女性身上,对方身材娇小,皮肤黝黑,正在擦干她那头浓密的长发。

    天哪,她真火辣,胸部棒极了, Chris心怀感激地想着,突然他产生了危机感, 她的胸比我挺拔,头发也比我好看。他抬起头注意到对方正好看向他,并笑了一下。他突然脸红了,慌忙垂下视线,有种被抓包的尴尬。太傻了,我甚至不是一个真女人。他迅速把脚塞进运动鞋里,想快点离开。 

这到教会你怎么提防变态了,Pine, 他无奈地想到。摸索着想找到门卡,然而,那个女人向他走了过来。

“Hey!”她微笑着问道, “以前没见过你,刚搬来的?”她这是释放友好?或者是因为他偷瞄而生气? Chris仍然很慌乱,但他意识到对方等他接话。

“Um…不是的,我是过来旅游的。” 他结结巴巴地说着,脸更红了。

“真可惜,” 她说着叹口气, “我还想约你出去逛逛呢。”

天哪天哪, 神秘女郎在和他调情,停止,停止。

“Oh, 这, um, 谢谢你,不过我得走了。”

“那你想存我的电话号码吗?或许你会改变主意呢?”

“不了. Um,我是说,我有男友了,是的,就是这样。我真的有男友了!” Zach的脸冲进他的大脑,他从未如此轻松地想到他。 “但, 额, 我觉得你真的很漂亮。我喜欢你的头发,我得走了。” 说完最后几个字,他迅速地找到门卡,刷地一下通过了门口的读卡器。 “Bye!” 他头也不回地说道,几乎是冲出了大门。

要是他变不回来,那他必须换一家健身房。

 


镜花水月7(PINTO 派派性转 有授权)

短小的一更,过渡哈。


Chris对女性行为的刻板印象并不陌生,尽管他不认为自己会受那些性别歧视的鬼话影响。但如今他只想做三件事,而且他做到了。

 

第一,他关掉手机并把它扔进袜柜里,至少这样他就不会一门心思地盯着它看,并试图给Zach发短信讨论刚才的谈话。

 

第二,倒在床上,蜷缩在一个枕头上,把脑袋埋在被子下,那上面依然残留着性爱的味道,让Chris的心啜泣起来。空气中还有Zach身上淡淡的香气,提醒着Chris他曾如此接近Zach的胸膛和拥抱。似乎放纵自己哭了很久,他感觉到孤独、被抛弃以及完全的孤立。他担心自己再也见不到Zach了,他担心自己会永远困在这个身体里,他担心自己要发疯了。他努力清空自己的思绪。

 

第三,他从自己的冰箱里挖出所有的冰淇淋,带上勺子和毛毯坐到沙发上,一口一口地吃掉它们,直到一点都不剩。然后,他的心空了,胃满了,倒头大睡。


镜花水月6(PINTO 派派性转 有授权)

迟来的一更,主要是开车部分的翻译我真的是X无能啊。

给我一片威尔刚先(威尔刚是什么东西,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


Zach 40分钟后就到了,Chris打开门扑到他怀里,Zach接住他紧紧地抱着,揉着他的背安抚他。Chris拼命忍住泪水,他们抱了好一会儿,然后Zach松开怀抱打量他。

“牛仔裤不错,像画上去的(差不多是彩绘牛仔裤的那个意思)。你竟然还穿了文胸!” 他试着幽默地说着,Chris很感激, “你美呆了。”

“谢谢,” Chris也不知道说什么好。Zach突然来了一句, “恩,我回想了一下我早上的表现。”

“嗯?”

“我真的很想看看这副新身体”

“真的?”

“真的。” Zach突然冲向Chris,给了他一个激吻。

“现在?我们现在做?” Chris短促地尖叫,还因这突如其然的变化头晕晕。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30336/chapters/23617992

 “Chris. 你让我觉得自己掌控住了局面。”

“Well…yeah, 我想是的? 那又怎样? 出什么问题了?告诉我怎么了?”

“Look, 我现在没法儿跟你谈,我需要些空间,好吗?”

“但…Zach, 我需要你。我生活里的一切都崩溃了,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陪着我。”

“Chris, 有些事我必须弄清楚,如果我留下来,可能会说许多言不由衷的话。让我走,过一两天我再打给你。”

“但…”

“Chris.我只是…不能应付这种情况。”

Chris一脸茫然地僵在床上,望着Zach转身走出房间。Chris的心被困惑和恐惧占据着,甚至说不出话来。他试图处理刚刚发生的事,但他失败了。 



镜花水月5(PINTO 派派性转 有授权)

周一午饭来一更。


结束了购物之旅后,Chris回到自己家,戴上了隐形眼镜。他一个人呆了几个小时,很快就感到非常孤独。 先前的恐慌又回来了,他要当女人多久?难道就这么卡在这里?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这无疑是致命一击。幸亏他提前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月的假期,但是等假期结束,他能以女人的身份履行那些合约吗?他想起自己姐姐之前说的好莱坞双重标准【好莱坞以商业利益为由歧视女性,女星年过40即被业界「退休」】,意识到他不得不开始担忧自己以后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这可能++就是自己的余生。如果他没变回男人,他不知该如何解释。他不可能一辈子不见家人、朋友。尽管Zach能信他(好吧,他应该不会怀疑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但让别人也相信真的很困难。还有一个问题,Chris仍然喜欢Zach,但如今的Chris对于Zach来说是一个矛盾体。他已经被拒绝一次了,如果他因此失去Zach怎么办?他现在非常思念Zach,好想给他打电话,要求他过来帮自己冷静,但他不确定现在能不能向Zach要求。他为此挣扎了一番,最终决定给Zach发个短信试试反应。虽然他的手机几个月前就该换了,用着也不是很灵便,但因为害怕电子产品,他就一直拖着。

——从商场回来了,你怎么样?

Zach回复得很快,——在家读书。你好吗?

Chris觉得,自己很不好。他真的很想跟别人说说这件事,而现在他只能和Zach说。 孤独和不安侵蚀着他,他突然好想知道他和Zach现在走到哪一步了。

——你能过来吗?

没有立马回复。Chris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等待着,尽量忽略恼人的紧张。几分钟后,短信的提示音响起。

——我在路上了。

Chris整个人都放松了。


镜花水月4(PINTO 派派性转 有授权)

译者语:大周末的,怎么能不来一更呢?


Chris无法不因Zach的拒绝而失落,但在他完全掌控自己的新身体前,Zach希望独处的想法并不令他惊讶。在去商场的出租车里,Chris想了一路,同时还得抑制自己不要粗鲁的打断司机——这家伙太没眼力见了,没看出自己不想说话吗?还一直在那儿东拉西扯的。在五、六次暗示未果后,他直接要求那家伙闭嘴,瞬间车里的气氛降到冰点。他觉得自己的粗鲁有些不好,同时那家伙从后视镜里瞪着他的模样也让他有点紧张,所以他给了许多小费让事情就这么过去。这真是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以前他都是不搭理对方,事后也不会多想的。然而,在他完全理清自己的想法前,人已经到了内衣店的门口,这才是他需要做的事。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以前的经验对选内衣没有多少帮助。他选了一串带着蕾丝和缎带的内衣走进换衣间,但他并不清楚自己的尺寸。他不得不请女导购帮忙,他脱掉上衣,像傻瓜一样让对方测量自己的尺寸,然后对方说了一组字母和数字的组合,应该是尺寸的代码。Chris假装自己是第一次来内衣店,好吧,这不算是假装,但他没对导购说更多的细节。他总不能说:实际哦,我不久前还是个男人呢。虽然挺有创意,但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被关起来。 因此,他只能听女导购对保护胸部的长篇科普。

“穿对文胸很重要,女士。”她的话在Chris听起来并没有什么告诫的语气。“您的胸部需要有效的支撑,尤其您还是个天生尤物。”

Chris脸红地望向地板。这是真的,他的胸真是太大了,但这么直白的话还是让他颇为尴尬。

“您需要我拿些别的来试穿吗?这些尺码都不对。”

“好的。”

等她回来时,Chris选了一件一下子就抓住自己眼球的红色绸缎文胸,这件非常忖自己的前女友。以前,他可是非常熟悉文胸的力学构造,所以让他从没想过这会成为一个难题。然而,在将近长达5分钟的奋战后,这件勒死人不偿命的文胸终于待在合适的位置了,但他几乎无法呼吸,感觉胸都挤到脖子上了,边侧的翅仔紧勒着肋骨。

“翅仔有点紧啊,” 他喘着气,努力呼吸。

“嗯,这不是舒适款的,是用在特别场合里的。” 翻译过来就是: 情趣时刻。虽然只穿了两分钟,但他觉得自己死过两回了。

“或许,您应该每次都尝试些新东西?” 女导购建议,手里举着一件白色的普通文胸。等她一离开更衣室,Chris就脱掉恐怖的红色紧身箍。他向自己保证,如果他变回去,而且和Zach分手,并且最终和别的女人约会了,他绝对不会再让这个女人遭这种罪了。一番试穿后,新文胸果然更柔软好穿,虽然还是有翅仔,但他现在觉得呼吸顺畅多了,再没有要被勒死的错觉了。如今他开始感谢这既能塑形又能防止下垂的文胸了,他的腰部曲线因此更加明显,柔和的乳沟看起来也更诱人了。在镜子前陶醉了一会儿,女导购就回来了。她允许Chris穿着这件文胸好在店里继续逛。在冲动之下,Chris抓起一件黑色同款的文胸,外加一个星期量的纯棉内裤走向结款台。

下一站他去了Gap。在试穿了几条牛仔裤后,他选了一条紧贴屁股和腰的(比预期中紧多了)。然后选了一条运动裤和T恤,这些看起来能撑几天。他也选了几双袜子,在鞋店里买了一双小码的新鞋。他想起Zach处理不好他的头发,所以去药店买了一把又大又实用的梳子,外加一个能处理发结的柔顺器。他觉得自己真是有效率,为了奖励自己,他买了一杯咖啡,又在咖啡店的洗手间里换上新衣服。终于,他觉得自己现在好多了,至少不像个正在哺乳期的流浪汉了像稻草一样的长发只能希望在下次洗澡的时候处理好了。一切都很好,或者说,当你突然长出乳房并且吓坏男友后,这已经是最好了。